Board logo

標題: [打印本頁]

作者: omwwmy4568    時間: 2013-2-8 17:19     標題:

不知為什麼,我一直對“月”字情有獨鐘,這個月當然是月亮的月,而不是年月日的月,雖然這種情有獨鐘是不經意間發現的。我沒有刻意去追求什麼,也沒有計畫好要跟這個字產生怎樣的關係,只是在無意之中就有了聯繫,由於幾次無意之中的邂逅才讓我發現冥冥之中我跟這個字的緣分。也許,這是一種自然流露,就像對一個人的愛,你表現出來就那麼自然,那麼貼切,合乎情又合乎理,沒有刻意雕琢,沒有刻意粉飾。就像朋友在給我申請網號的時候,問我起什麼網名,我想了想,脫口而出:窗前明月。過後我就想我怎麼會起這個名字呢!夏夜裏,一輪明月高懸天際,旁邊有雲在動。
  去年六月份,閑來無事在網上偶爾發現了好心情,感覺很親切,就想註冊成為會員,誰知在我輸入我的網名窗前明月的時候被告知此名已被註冊,情急之下又換了幾個依然輸不進去,之後坐在電腦前默想了一會,自己身處邊疆之地,可謂塞外,就叫塞上皎月吧,輸入之後居然成功了,一個名字誕生了,僅僅幾分鐘的事。實際上當時心裏沒有想別的,僅僅就想有一個名字來註冊而已,過後我想這個“皎”字不好,有自高自大之嫌,這跟我做人做事一向低調的性格實不相符,但是想改又覺得太麻煩。這是在我名字之外又多出的兩個名字,沒想到都跟月字有關。
  一個女性朋友知道我的網名叫窗前明月,現在又註冊了一個塞上皎月的名字,就不失時機地譏諷我性格中有女性傾向,因為平時在語言方面她在我面前從未占過便宜,這回就好像看到狐狸精一下子露出尾巴一樣把我這頓挖苦嘲笑諷刺打擊:一個大男人淨整些女人的名字,咋的,不想當男人了,我有一個能做變性手術的朋友,要不要把他找來給你來一刀……我當時無比驚訝,又有些哭笑不得。我什麼時候有女性傾向了,女人是好,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我既為男兒身就不會再去奢望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因為生活很現實,即便我羡慕女人,但是你足夠聰明你是男人這是現實,現實你就要正視,正視的結果就是你是男人,是男人就應該有男人的思維與行為,那樣才合情合理。而且我從未懷疑過自己的男性特徵與思維,行動更不要說了,我努力讓自己渾身上下充滿陽剛之氣,這一點從我這個女性朋友對這件事的興奮程度就可看出來,因為在我陽剛的話語面前她永遠都是小鳥依人般楚楚堪憐。所以她這次的絕地反擊一下就把我打懵了,打我個措手不及,措手不及的部分原因是讓我莫名其妙和懵懵懂懂,以及我沒想到她會反擊我從而讓我知道她的心中對我蘊藏著滿腔怨恨,這種怨恨關鍵時刻如火山爆發般傾瀉而出,勢不可擋。
  同時她讓我詫異,原來她心目中的月跟我心目中的月是不一樣的,彼月非此月,她心目中的月就是風花雪月之類,比較香豔的一種,作為名字只能用在女人身上,我心目中的月呢?好像有意義,雖未刻意說明但是絕不是她心目中的意思。但是不管怎麼說,我的這兩個名字在她看來就都帶有女人味,用這個女性朋友的話說就是:脂粉味太濃,不倫不類,不像男人。聽著她洋洋灑灑滔滔不絕旁徵博引的一篇宏論,看著她洋洋得意口吐蓮花舌如利劍的香唇,我真後悔想當初為何要憐香惜玉而不趕盡殺絕斬草除根讓她不敢正眼看我,以至於落到今天這步田地令我顏面盡失,以後在她面前我還能找回威嚴嗎?
  我的這兩個名字無意之中竟沾染了女人的氣息,這讓我始料不及。聽到這個女性朋友的翔實論證我是一點反擊的勇氣也沒有了,因為在她的女性朋友中名字叫月的有一大堆。但是我心中的月絕不是她心中的月。我感覺委屈,於是我想到了在我們祖國輝煌燦爛的文化裏尋求支持來證明此月非彼月。
  詩言志,我國古典詩詞中詠月的詩篇如夜空中的點點繁星熠熠生輝不可勝數,這種志向體現了月亮在我們祖先心中的別樣地位,這種地位不同於太陽。我們的先人形容一個人的才華或品德的時候常常說如日月之明,足見月亮的地位與太陽一樣高,日為太陽,月為太陰,兔走烏飛,陰陽交替,四時行焉,萬物育焉,陰與陽缺一不可。但是古人吟詠太陽的詩篇卻少之又少,而詠月的詩篇又非常之多,這種現象的產生恐怕還跟日月本身的不同有關系,日光赫赫,烈焰熏騰,使人不敢仰視,我們常說賞月而沒有聽誰說賞日,有人說觀日出看落日不是賞嗎?其實不然,既然是觀和看而不用賞這本身就說明太陽不適宜賞,賞,賞玩之意,因為太陽的光焰你根本不敢逼視,即便是早晚太陽光芒柔和的時候。我認為人們觀日出看日落有一種寄託在裏邊,如果從賞玩的角度講也僅僅有一點點,比如我們觀噴薄而出的朝日就有一種新生向上的力量,而我們看到已薄西山氣息奄奄的夕陽的時候又無比傷感,感覺人生垂暮,來日無多。因此我們對太陽的這種不敢逼視的後果就是你對太陽只有敬畏,同時他普照大地孕育萬物從而讓我們生生不息,這種視太陽高高在上奉若神明般的虔誠讓我們對太陽不敢有一絲一毫的褻瀆,哪怕我們想讚美她又覺得一切語言都不夠用。因此,我認為這是我們的先人少有吟詠太陽詩篇的原因。
  但是,月亮就不同了,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每天的月亮都不同,就好像人一樣總是在變化之中,月有陰晴圓缺,也如人一般很難十全十美,應該說月亮契合了人們心中的某種情結,雖也如太陽一樣高高在上卻是那般的讓人親近,不像太陽那樣人們對她敬而遠之。加之月亮或皎潔或朦朧符合人們心中詩的意境,因此詠月詩篇層出不窮,代有佳作。詠月詩篇最早的當屬《詩經·陳風·月出》篇: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憂受兮,勞心慅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紹兮,勞心慘兮。皎潔的月光下,美人嬌俏婉妙,遠方,心儀的男人幽思凝想。這首詩是千百年來詠月詩篇的發端之作,自此以後,詠月詩篇由涓涓細流漸漸而成江河一瀉千里一發而不可收拾。
  從詠月詩中,我們可以看到月亮有不少的別名、代稱。最常見的有——月子:“月子纖纖雲裏見,吳江不盡莫湖來”;月牙:“別家六見月牙新,萬裏風霜老病身”;月魄:“日輪駐霜戈,月魄懸雕弓”;月輪:“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月桂:“長河上月桂,澄彩照高樓”;桂魄:“不知桂魄今何在?應在吾家紫石屏”,等等。
  詠月詩,大都著意描繪月亮的形狀。在詩人們的筆下,新月是彎彎的,其形如玉鉤:“夜來江上如鉤月,時有驚魚擲浪聲”;其狀如彎弓:“可憐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其樣像女子的眉毛:“涼月如眉掛柳灣,越中山色鏡中看”。而滿月則是圓圓的,李白的詩句:“又疑瑤臺鏡,飛在青雲端”。
  一年四季,季季有月。而在詩人們的筆下,不同季節的月則分別與不同的物象連在一起。春月,往往與梨花等物象連在一起:“一樹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屬何人?夏月,常常與荷花等物象、與納涼相聯系:“四顧山光接水光,憑欄十裏芰荷香。清風明月無人管,並作南樓一味涼”秋月,每每與露、霜等物象共處:““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冬月又總是與梅、雪等物象相互映襯的:“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詠月詩不單單詠月,更多的是寄託一種思緒,比如遊子思鄉: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怨婦思念遠方良人情懷的詩: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歡有餘哀……還有斑斑征夫淚,讀來不禁讓人愴然泣下: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裏,吹度玉門關……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寂寥夜空,明月高懸,嫦娥奔月這樣淒美的愛情故事千百年來在人們心中傳唱,經久不衰。嫦娥原是天上的女神,因為丈夫羿奉了天帝之命到人間除害滅妖,她就跟隨他來到地上。羿成天在外,為人民射落九個太陽,殺死怪禽猛獸,顧不上家,嫦娥就慢慢對他不滿,一天,羿從西王母那裏求來長生不死的靈藥。嫦娥趁羿不在家,從葫蘆裏倒出靈藥,全吞下肚子去。頓時她感覺身體輕飄飄的,不由自主地飄出窗戶,直向天上飛去,一直飛到月宮裏才停下來。她在月宮裏非常寂寞,但是她已經再也回不到人間了,她非常懊悔,而常年陪她的只有一只搗藥的白兔和一株桂樹。於是一首淒美纏綿令人浩歎不已的詩篇產生了: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沈。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更多的時候我們望月會慨歎歲月的飄忽易逝,江河的萬古長流,這樣的詩篇以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最為讓人動情最為讓人傷感: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是啊!在月色下,在江畔,是誰第一個見到月亮的?江月又是哪年第一次照見人的?茫茫月色,浩浩江天,禁不住令人浮想聯翩。人生代代,就像這江水一樣,一浪推著一浪洶湧向前,前浪消失了,後浪奔湧而至,而江月只有一個,江月年年只相似,人面年年已不同。大浪淘沙,淘盡的是滾滾紅塵,淘不盡的是悠悠歲月。面對著亙古不變的江月,人顯得那麼無奈與渺小,小到就像一粒沙子甚至都不如,你渴望永恆嗎?歲月萬古,人生如白駒過隙,不過匆匆一瞬間而已,想來直令英雄氣短。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江月年年高懸崖畔,江水月月浩蕩東流,江月所待者何人?誰又能夠成為江月心有所屬的人呢!或者,永遠也沒有這個人,江月永遠在等待,直至海枯石爛地老天荒。或者,江月只是在默默地注視著人間,觀人間滄桑,看世事變幻,了無心緒,無動於衷,唯見長江送流水。
  在我們的傳統節日中跟月亮有關的就有兩個,一個是正月十五元宵節,一個是八月十五中秋節。兩個節日都堪稱佳節,都是在月圓之時的節日,寓意都是團團圓圓美美滿滿,但是兩個節日各有側重,元宵節吃元宵,中秋節吃月餅,元宵節觀燈,中秋節賞月。俗諺:八月十五雲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燈。八月十五,秋高氣爽,此時月亮在一年之中最為皎潔明亮。夜空澄澈,皎月在空,攜二三好友飲酒賞月實為人生一大快事。元宵節時值冬春之交,北方尚在冰天雪地之中,南國雖是大地回春亦在春寒料峭時節。從前觀燈觀的是彩燈,彩燈花樣繁多,種類齊全。夜幕下,燈市如晝,遊人如織,士女如雲。間或有懷春少女懷戀鍾情少男,於是就會上演一出好戲: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如今北方的元宵節已不單單是彩燈獨霸天下了,冰燈早已走進了人們的視野,有的地方已成後來居上之勢,現在的冰燈越建越大,有的有幾層樓高,遠遠望去,燈火輝煌,璀璨奪目。冰天雪地之中,雪花飄飄灑灑自天而降,身處絢麗無比的冰燈世界,慨歎其巧奪天工,身心別樣愉悅。
  窗前明月,塞上皎月,因這兩個名字而有了這篇文章,平心而論,這兩個名字毫不新奇,也無詩意,因為都是臨時起意而產生的,能說明的僅僅是我對月亮的感情,這種感情已融入我的血液,所以我能在情急之下脫口而出,而且,我心中的月亮是被中華文化浸潤的月亮,這個月亮帶有明顯的華夏文明色彩。文章寫完了,應該感謝我的這個女性朋友,是她讓我理順了我對月亮的情感,不然,我只知其好不知其所以好。這篇文章首先要讓她看,讓她知道我心中的月是這樣的月。




歡迎光臨 汐未央休閒在綫 (http://mb-family.info/) Powered by Discuz! 7.0.0